120急救车赶到现场

2021-06-02 00:56

“死人了!”路人惊叫引起了林毅远的注意。透过车窗,他看到一个50多岁的男子手持铁锹,殴打地上的一名小孩。

没了妈妈,洋洋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生气。幼儿园的郑园长明显感觉到孩子的变化,“以前他挺皮的,后来一下子变得很乖,可能妈妈离开对他影响挺大。”

邻居说,范某见孙子满身是血,接了一桶水清洗其身体,并将其拖向屋外,准备找一个垃圾场埋掉,没想到半路遇见警察。

六年前,谭女士就和洋洋妈妈周女士相识,而且关系挺好,“我是看着孩子出生长大的。”

林毅远立即下车掏枪,喝令对方放下铁锹并蹲下。而后,林毅远将男子逼退控制在墙角,将其控制后,立刻拨打110和120。

洋洋所在幼儿园的郑园长说,洋洋每天早上都带馒头、炒面、牛奶等早餐,但衣服时常很脏。上周四,班主任龚老师发现洋洋的外套纽扣全掉光了,第二天特意从家里带了针线包,帮他缝好。“洋洋在幼儿园很开心的,大家也都很喜欢他。几个老师知道他的不幸遭遇,忍不住掉眼泪。”

幼儿园的陈老师记得,上周五下午4点多,范某过来把孩子接走。下午5点多,范某喝得醉醺醺的,又过来接孩子。“我跟他说,孩子不是早就被你接走了吗,他‘噢’了一声就走了。”

一些亲眼目睹惨状的邻居感叹到,“这孩子真是命苦,竟被自己的爷爷打死。躺在地上,整张脸都变形了。”

相对于喝酒,范某在吃穿方面省得多。“他时常过来买一盒饭,让我打两块钱的菜给他。我们怕孩子饿着,就给他多打一点,还嘱咐他要给孩子吃。”阿江饭店的谭女士说。

平日里,范某去周边捡一些破烂卖钱,也常去小店买酒。他最常买的是2.5元一袋的花雕酒和3.5元一杯的米酒,偶尔也会买啤酒。邻居不止一次看到,范某喝得醉醺醺,走路摇摇晃晃。

洋洋爸爸告诉记者,家里三个兄弟,他排行老小。因母亲早逝,他和哥哥全由父亲拉扯大。为了他们,父亲没有再娶。现在年纪大了,父亲很疼爱这个与他作伴的孙子。但发生这样的事情,他完全想不通。

1月24日中午时分,瑞安锦湖北路阿江潮州美食店里飘出阵阵饭香。6岁男孩洋洋(化名)坐在马路对面一张破旧的沙发上,无所事事。

当晚10点半左右,120急救车赶到现场。此时,孩子已没有生命体征。但在家人的哀求下,孩子还是被送到了医院。

对于这些猜测,警方表示对范某进行精神鉴定以及相关检查后,才能得出权威结论。

记者昨天从瑞安警方获悉,范某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刑拘,作案动机有待进一步调查。

“这两天,整条街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。这么可爱的孩子,转眼就没了。要不是我已经有三个孩子,早就把他收养了。”谭女士看着手机里洋洋的照片,忍不住叹息。

洋洋的爸爸接到邻居的电话,以为对方开玩笑,但得知情况属实之后,整个人瘫坐在地上。

记者了解到,当晚范某与孙子发生琐事纠纷,一气之下,就拿铁锹殴打其孙。而在屋内操作台上,还残留着一个打碎的啤酒瓶。

阿江饭店的老板娘谭女士记得那天下午的情形,“洋洋一直在店里跟我家孩子玩,到晚上7点也没回去吃饭。那个点是店里最忙的时候,我也就没去招呼他了。”

也就在上周五晚,洋洋的爸爸回到锦湖北路的住处。他见范某喝了酒,就劝他注意身体别再喝,但范某不听劝,两人还因此吵了几句。

林先生告诉记者,洋洋一家租住在那里半年多了,爸爸以前在家做模具,生意不好就去了瑞安塘下给朋友帮忙,留下他和爷爷生活。

然而晚上10点多,锦湖北路一些尚未打烊的店主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:范某拽着孩子的一条腿,在地上拖行百余米,并用铁锹不停地殴打孩子。

洋洋的爷爷范某,今年57岁,瑞安马屿人。街坊邻居说起范某,无不谈及“好酒”这件事。

洋洋家对门平时没住人,所以范某起杀心之后,并没有人发现。有邻居讲,大概晚上8点多,隐约听到有孩子哭,但是不是洋洋不得而知。

这一个月来,洋洋比往常来得早很多,“以前9点钟到幼儿园,这段时间经常7点不到就来了,可能爷爷一早去捡破烂了。”

经瑞安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诊断,孩子头面部多处创伤,最大创口约8厘米,颅底骨折、下颌骨骨折,多部位肌肉和肌腱损伤。

林先生觉得孩子可怜,就带他到对面的阿江饭店吃饭,点了一个排骨,一碗汤,十几块钱。

邻居林先生知道,洋洋又饿肚子了,就带他去店里吃了一份快餐。他断然想不到,这是洋洋人生中的最后一餐饭。

课本第一页的漫画是一家三口,爸爸、妈妈和孩子。洋洋很认真地给每个人的衣服涂了颜色,老师在上面打了一个勾。有时候,洋洋会忽然跟老师说,自己想妈妈。

洋洋出生后,跟着父母暂住在锦湖北路一带。前年,因为诸多原因,周女士离开洋洋父子,去了天津生活。

附近早点铺的老板亲眼所见,范某买了三个包子,就着喝了好几杯米酒。

瑞安锦湖北路,是当地有名的模具加工一条街。附近一条不起眼的巷子,便是洋洋的“家”。

那是一间两层的老房子,据警方提供的照片,一楼是工场,地上摆放着许多机械配件;二楼是卧室,房间内杂乱不堪。

当晚10时20分许,莘塍派出所民警林毅远办案返回单位,途经锦湖北路,见一男子拖着不明物品迎面而来。

“孩子躺在马路上一动不动,头上有血。”林毅远让路人不要围观,以免对孩子造成二次伤害。这时,孩子的伯伯赶到现场。

相对于孩子,范某的一些反常行为却没有被重视。有邻居看到,近段时间范某经常蹲在地上画圈圈,还时常自言自语,说家里闹鬼。邻居们觉得,他要么酒精中毒,要么精神异常,否则怎么会残忍弑孙?

事发当日11点多,林先生见洋洋在路边的破沙发上玩耍,而后傻坐在那里,就问他,“吃过饭了吗?”

对于范某如何对待孩子,记者听到两个不同的版本。一种说法是,范某平时疏于看管孩子,孩子经常饥一顿饱一顿。还有一种说法是,范某对孩子很疼爱,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给孩子。

陈老师清楚地记得,“一个多月前,洋洋的妈妈来幼儿园,趴在窗户边上找。洋洋一看见妈妈,眼泪哗哗就下来了,他妈妈也眼睛红红的。过了几天,我问洋洋去哪儿过年,他特别开心地告诉我,这次要跟妈妈一起过。可是,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,再也无法实现了。”

资讯排行